头部banner

酢浆草

出自: 2009年第6期
字体: | |


  大地是深情的,亦如大海一样博大、宽容,不管多么卑微的小草,她都容留,给予表现的舞台。在许许多多微小的很少被人关注的小草中,酢浆草在我的记忆中一直很清晰,甚至温馨。它一直扎根在我的记忆中。尽管时间已过去三十多年了,可它总会在我脑海中闪现,嫩嫩的绿,细长的茎,飘摇在遥远岁月深处,难以忘怀。物质贫乏年代,它是我们随手可得的不花钱的零食,行走在乡村路上,随处可见,随手可得。过去一直不知它的学名,也不知有药用功能,小伙伴们都叫它“酸酸草”或“酸溜溜”,在永泰土话中,更普遍叫她“雪露草”。

  我的小学时代,准确地说是小学低年级阶段,还没有专门的校舍,学校借在大樟溪边的关帝庙上课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