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一辈子做一个窑匠

出自: 2012年第12期
字体: | |


  “鳖壶”
  “再过几年,我得鼓一座窑,一座属于自己的窑。”
  窑狗子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还是一粒草籽,随了风在空中飘荡,落不到实处。窑狗子孤身一人,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连这个美好的想法都不知搁在哪儿。好在那时他还年轻,年轻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年轻得浑身上下都是蛮气。窑狗子的这个想法像一枚桃核,深深地埋在地底下,好长时间都没有了发芽的迹象。窑狗子说出这个想法时,他已经在杂姓湾落下脚,已经有了我这个能听他陈述的对象。
  那时,杂姓湾还只是仅有十来户人家的小村子,杂姓湾周围是大大小小的湖泊和大大小小的垸子,水深的地方是湖泊,水浅的,在无水灾的年月可以种点庄稼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