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行走的陶罐

出自: 2013年第5期
字体: | |


  大洲把我从五楼楼顶扶下来,我整个人几乎瘫在他身上。楼道里的灯坏了,他一边举着火机,一边喘着气骂我,笨吧你就笨吧。我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油烟味,条件反射地想,这个男人两分钟前还在系着围裙炒菜。八小时前,王自行也这么假惺惺系着围裙给我炒菜。我说不出的厌恶,甩开胳膊,张嘴吐出一个滚字。

  大洲没有滚,他强行把我拖下去,给王自行打电话。屋里没有开灯,借窗外投进来的路灯光影,我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架在脖子颈动脉波动最明显的地方。

  我是护士,不错的内科护士,不用想不用看,也知道颈动脉在哪。大洲也知道,并且知道我的脾气。所以他挂上电话,坐了下来。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