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耕地梦

出自: 2014年第10期
字体: | |


  我们家的田

  我和七十多岁的母亲到野地摘草莓,路遇田地,母亲指着说,这是我们家的田。

  田?我们家的田?我忽然被什么扎了似的,多少年了,我早忘了自家田地的位置。何况村庄的田地隔过三年五载重新划分。田?我循着母亲手指的方向,那儿种着烟叶,烟叶田田,长得像茁壮的小屁孩。

  沿田埂走了几分钟,母亲手指着另一处方向,说,这也是我们家的田。我看那田地的禾苗,刚栽下不久。母亲告诉我自家的田承包给了谁,在她说话的间隙,多少农事浮现眼前。

  田?自家的田?是的,我是在哪会儿学着怎样将一行行的禾苗栽下?我记得最早栽禾苗的年纪,是在读五年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