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1994年的标底

出自: 2015年第2期
字体: | |


   老三进屋时,项宗大和二老板秃子坐在方桌边,正就着一碟花生米和一碟炒蚕豆喝酒。老三就自己拖了条长凳横里坐了,抢过项宗大的酒碗,喝了一口。

   酒是乡酿酒厂酿的谷酒,纯正醇香,口感不错,没兑过水的。

   老三喊着:“大嫂大嫂,怎么用这样的菜招呼客人? 莫太小气了!”

   项宗大的老婆应了一声,说:“哪个晓得你个小短寿的来了,他们两个贱货只要花生米和蚕豆么!”

   不一会,项宗大的老婆慧嫂端来一盘炒鸡蛋和一盘卤猪头肉,放在桌上,嘴里叨着:“你们少灌点。还好意思,两个月没事情做,二十几个大男人,那么点田又不够种,还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