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侵占

出自: 2016年第1期
字体: | |


  一早醒来,老章感觉咽喉嘶痛,有一块痰,锲而不舍,吞不下咳不出。他起身,懒得说话,嘴里还含着一口臭水。拉开窗帘,阳光这时已经显得刺眼,对面是小区更高的楼房,一个个阳台和窗户,齐整有序,唯一不同的便是窗帘的颜色了。当然,还都种了花草,叫得出名和叫不出名的。

  老章把一口臭水吐在一棵长势委顿的盆草上,偷偷地,怕被老伴看见,他觉得是给花草施了肥,她却觉得恶心,难免要嘀咕几句。回头,老伴已经进屋了,端着一杯热水,气雾飘成优美的形状。

  “昨晚咳了一晚,肯定又感冒了。”她的语气无不埋怨。

  也确实,昨天下楼去阅览室看报,他便逞了强,硬是不把羽绒服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