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盒子里的野谷

出自: 2017年第3期
字体: | |


  霜重。稻草屑上,枯死的茅草上,弯下来的树枝上,路边牛屎壳上,矮墙的石坯上,都是白白的霜。一个月前,霜来了,空气有火苗“噗噗”燃烧后的干燥。晚间天空越澄明,露气越阴寒,翌日晨早,霜越凝重。在野谷,芭茅叶,荒地边绒草尖,落在沟渠的板栗树叶,也是白白的一片。我吃过早餐,拿了一本书,沿山边草径,无意之中到了这个野谷。我原本是想找一处石埂,坐坐,看看书,晒晒太阳,或者静默地独处一会儿,度过一个虚妄的上午。事实上,是鸟把我引到这里来的——在山道的岔路口,有一蓬山毛榉,叶子干涩地黄(像血吸虫病患者的脸),树枝杂乱地开叉,有五只,哦,七只,黄鹡鸰,从山毛榉飞出,先是五只,越过杜英树,栖落在山茶树上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