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身体杂记

出自: 2017年第3期
字体: | |


  掏 耳 记

  耳彻为聪。一定会有什么在我的耳中满溢。弱音器里那个尚未停稳的弱音,在我听到之前就已关掉了。不是它跌落在窗外的草地上,而是我根本就听不见。

  我的双耳看上去需要听进一枚绣花针。那个掏耳勺,经过锻打的绣花针,在我的耳中穿行,不是为了编织,它有一种危险的秀气,混在杀气中的秀气,直指耳洞深处的针尖,它的锐利已铸成了新的愉悦。这个新愉悦,一直通到性的巅峰。所谓的耳酥脑软,道尽了掏耳与性爱的相似性,一种极致的境界,无以言表的隐秘快乐。有人说,掏过耳之后,就不想干那事了。掏耳者有了自己的伦理学,人生的快慰得重新进行描述与整理。据说庙里的佛像就塑有掏耳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