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时光里的香火

出自: 2017年第7期
字体: | |


  1

  若干年后,家叔弥留之际,番薯岭村人都忘了村里有过书贞这个女人。书贞,是我即将死去的家叔的老婆,我叫她家嬸。家婶已死去多年,尸体早化作白骨,在地下安息了。

  我能记得家婶当年活着的时候,双手握一大把香出现在马路上。天暗了下来。夜色下没有月光,一大把香像一捧鲜花,星星点点燃烧,映亮家婶隐约的狂喜的脸面。而她的诅咒,却是这个夜晚最狠毒的喧嚣。马路下,往日哗哗奔流的小溪,也让毒誓一剑封喉消了音。

  家婶声音高亢嘹亮,捎带老旦唱腔的尖厉节律,在番薯岭村制造恐怖到瘆人的人间地狱。那一晚,家婶伶牙俐齿叼着樊玲一家老小,统统扔进地狱。
<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