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洋槐花

出自: 2017年第8期
字体: | |


  我爹死那年,我正读初一,他死在当年秋天。

  我爹的死显然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他还远远没有活够,然而,在乡里人眼中却是意料之中。我爹一辈子没少干缺德事儿,理应受到老天爷的惩罚,能活到今天,恐怕也是靠祖上积得阴德。

  我爹死得有些蹊跷,死在一个晴朗的秋日午后,天气炎热,无一丝风,仿佛又回到炎夏。午饭时间,我爹左手拿着半拉剩馍,右手拿着半截葱白,坐在庭院门口的枣树下乘凉,聊得正兴时,忍不住咯咯大笑,笑到中间戛然而止,就这么一头倒地死了,含着一口嚼烂的黏糊糊的馍汁,半截舌头和牙床露在外面,一脸得意忘形之色,仿佛在炫耀自己整齐洁白的牙齿。

  倒毙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