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夯拳传人

出自: 2017年第10期
字体: | |


  一

  今天早上,汉青给我打电话:“喂,国吗?你二叔上吊自杀了!”我以为他在咒二叔,就骂他:“你二叔才上吊自杀呢!”不一会儿二爷就跌跌撞撞地来到我家,脸色泛白,像是要“过去”的样子,结结巴巴地说:“你二叔他、他、他不孝……”话没说完人就往后仰,我连忙抱住他轻飘飘的身子。

  二爷今年86岁,每餐半斤白酒两碗饭,早晚各半个时辰练功,这些年连感冒都没得过,正享着儿子的清福呢!二叔一走,这不是停了老爷子电吗?无论作为市交通局党组书记、局长,还是作为二爷的独生儿子,二叔都不应该这样。

  二爷定了定神,说:“唉,他这一走,夯拳怎么办?”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