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千楸万柏

出自: 2017年第12期
字体: | |


  一

  喏,就是死了娃子的那家。老喷壶抽挤着半边腮帮子,阴冷地笑,他斜一眼大楸树,拿下巴冲对面红大门抬抬,鼻孔喷出几下“哼”。

  树贩子很是诧异,恍惚中,那半敞的红大门似乎真冲外泄着煞气,看得人汗毛直竖。瞅瞅那遮了墙院的楸树又回头瞅那笑,眼珠子便突着,下巴惊得掉下来。这人说话忒毒,这两家是结了多大的仇?

  这仇还真不是杀人放火的大事,也非欠钱的紧要事儿,这仇只为一个坑,一个几十年没人拿它当回事的废土坑。

  坑介于老喷壶和大伯两家之间,原先是个没人瞧得上的烂泥塘,就一间房的大小,大半人深,像谁在地上挖了个大圆盆儿,里面有些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