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怀念稻草

出自: 2018年第2期
字体: | |


  稻草,脱粒后的水稻茎秆。在如今的南方乡村,没有比这东西更普通、更不值钱的了。夏、秋两季,水稻成熟,收割之后,田中央、村道旁、田边的旮旯角,都留下了小山样的稻草。除去了谷粒后的稻草,早已在农人的眼中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就像被剥走了果肉的果核,被毫不留情地随意抛弃。对它的处置,有时甚至还成了农人的累赘,是烧,是留,还是回田,让他们不得不花一番小小的心思。

  稻草很普通,谁也不会把一根稻草放在眼里。可是,如果把稻草一根一根地往骆驼的背上码放,最终总有一根稻草会把骆驼压垮,于是稻草很重,重得让生命无法承受。所以,有人说,这是压垮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稻草有时又很轻,轻得无法承受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