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至暗时刻

出自: 2018年第4期
字体: | |


  刘 芷 若

  冷呀。真冷。妈妈,才十月底呀,怎么这么冷?我瞧见一道亮闪闪的白光在黑暗中突然穿透了我的大腿,瞬间全身渗骨的冰凉。我软软地倚在身后的铁门上,门亦是冷的,身体挨在上面,好像躺在结冰的大河里,门棂上的铁条硌得我躯体生痛。我叫道,玉墨开门!玉墨开门!门不动,我用后背使劲撞,还是不动,只好用脚后跟顶门,浑身软软地说,玉墨,开下门,我受伤了,伤得很重。我快要死了呀,玉墨!门仍如一面坚固的铜墙铁壁,一动不动。里面是我的家,我知道即便锁上门,门也有缝隙,可今天,固若金汤。婊子,你再喊,要了你的狗命。男人说着,又是一道白光射进我的肚子!起初,仍是一股冰凉。接着,就是痛,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