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死水未澜

出自: 2018年第4期
字体: | |


  咋又跑出來了?都给你说过多少遍啦,怎么好赖话听不进去!她一股脑地嚷着,活似个嘴碎的小媳妇。也许是刚才受了一番惊吓,此刻她脸色尚在微微发青,鼻尖上密密地沁出一层细汗。她死拽住对方萎缩得比鸡脚杆粗不了多少的小臂,那架势跟年轻的母亲扭住一个十分淘气的小男孩相仿,硬是把九公从外面连拽带扯弄回敬老院来。

  这回你可给我听仔细了,要是真跑丢了,我可没工夫满世界找你去!她的语调始终生硬得很,她觉得起码要装成生硬的样子,她绝不能再给对方留一丝妥协的余地。我就奇了怪了,你胆子咋就那么大?万一让路上的车把你撞着了,责任到底算谁的?你想害人,早早言传一声!

  此话绝非危言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