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恕字终身可行

出自: 2018年第4期
字体: | |


  听闻陈恕老师走了的时候,我正在诊所做牙齿,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虽然前一天晚间吴青老师从医院回到家中,说他们已决定不做任何对身体创伤性的抢救,我便已知,这几乎是最后的决定了。我在牙科诊所发了这个唁函:

  又走了一个亲人。陈恕是教授、朋友,我则感觉他是亲人,和他在一起,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有一种亲近感。我们是在建立和管理冰心研究会与冰心文学馆长达二十余年的岁月中,建立起的这种感情。陈恕对我的支持和关爱,我将铭记终生;陈恕对冰心研究会与冰心文学馆建立的功勋,将永远记在人们的心中。

  我与陈恕相识,皆因冰心,他是冰心的女婿,我是冰心研究会秘书长,有关冰心的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