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河西走廊的烈性阳光

出自: 2018年第6期
字体: | |


  一个人在河西走廊慢慢行走,是一件苍凉的事。当河西走廊收留我流浪的身体时,每天都能看到血色的日落,潮红的日出,像达到高潮的人,还有夏日烈性的阳光。河西走廊的烈性阳光,让一些地表温度达到70度,70度烧死了草木,蒸干了碱水,寥廓的荒芜任风肆掠,比如遥远的敦煌玉门关外,干燥的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其实这些区域都曾经是水域。

  我经常行走在腾格里沙漠边缘小城——民勤,到河西走廊西端——敦煌玉门关外古罗布泊湖,去看古老的水域,古老的生命姿态。腾格里,我精神上的一条沙漠尾巴,始终缠绕在心里。从祁连山北麓狂奔而来的石羊河,自东向西接纳了大靖河、古浪河、黄羊河、杂木河、西营河等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