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乡戏

出自: 2018年第7期
字体: | |


  我第一次看戏是在乡下的姥姥家,是鲁西平原的东南坡村,说不上是惊奇还是新鲜,反正很好玩。那时我在家乡读小学,眼里已没有了童真的透明,拾起了要读懂一切的朦胧。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是机灵加笨,是聪明的傻,稍不留神就能把猪八戒的娘给气死,即使是在看戏,那眼儿耳儿也不是那么老实,像山狗保持着警觉。

  乡村开戏是件大事,村民们早早几天就奔走相告,胜过狗剩他哥娶上媳妇!蹲在屋檐下围着地上的茶盏慢慢品的汉子们,嘴里吧嗒着烟,不到一锅子,就把将要上演的戏说出个八九不离十。盘腿坐在弄子里土沿上的姑嫂大娘们更是好生了得,她们就着夕阳,把鞋底拨开金色的明亮斜斜举起,慢慢用针把线引过锥子事先钻好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