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剑与酒与月

出自: 2018年第8期
字体: | |


  今夜十足可以称是“明明如月”,任由那白綢锦绣抚在脸庞,披在肩上,缠在心头。身处异乡便极其自然地想起故里,却又油然出现了一股少年侠气——明月当头,又在他处,自然算是日暮途远,故倒行逆施,欲要更走他乡,提剑走马,说诗酒趁年华。剑与酒与月,念头至此,又不禁想到你了。有言文武相轻,你却老爱腰挎一柄长剑,且这柄剑又非寻常士子的装饰之物;有言人生快意当浮一大白,你却远嫌不足,想要一生大醉三万六千五百场;有言月盈月缺,你却总不在乎悲欢离合,将天上的它捏至你的酒樽里去。

  长安元年,武后已是迟暮,但李唐的国祚,还未有式微之势,你便在如此时候来了,不因钟灵毓秀不因地灵人杰的剑南道,就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