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地域写作:全球化的、革命的以及想象的

出自: 2018年第8期
字体: | |


  迄今为止,人类的写作方式都是地域主义的,这意味着,地域写作是人类共同的文化基因。狭隘而言,地域写作是一个民族的内部“事件”,即我们可以把地域写作视为一种“风情写作”,风情及其凸显出来的精神取向、气质和偏好是地域写作的主要标识。因此,《诗经》“辞约而旨丰”“事信而不诞”和《楚辞》“瑰诡而惠巧”“耀艳而深华”,在《文心雕龙》的视野中才会被归结为北南之别。但若宏观而论,地域写作就是民族性的表达,亦即地域不是独立意义的存在,而是民族性的一部分。鲁迅《致陈烟桥》称:“现在的文学也一样,有地方色彩的,倒容易成为世界的。”地域性和民族性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侧面。在民族内部,地域及其书写是无处不在的;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