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顺子

出自: 2018年第9期
字体: | |


  我最好的朋友是顺子,在放学的路上捡到的。那时它又瘦又小,我把它从书包里拿出来,放到院坝里,用一个破搪瓷碗给它喂食时,婆婆要我赶快把它丢了,说这是别人丢下的,又说狗会弄脏我们的新房子。幸亏爹在家养伤,夹着双拐跳到门口,说:“涛子想养就养着吧,是个伴儿。”

  我们村上,小朋友不多了,而且还住得分散。一放学,各回各家,根本就没机会在一块儿。

  有时候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爹和妈一直都在外面打工,家里只有婆婆和我,可婆婆一直忙着,除了催我写作业,别的什么话都不跟我说。

  婆婆望着爹叹了一声。爹又说:“这阵儿我们家不顺,养条狗改改运吧。”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