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叛徒

出自: 2018年第10期
字体: | |


  范松我让人给害了,几十年下来都转危为安,他遇到叛徒出了事还是头回。星期一,范松我懒洋洋地起床,戴上高度近视眼镜,他往铝盒里盛了十来只基围虾。虾是莫小珍从菜市场刚买回来,莫小珍昨晚去看外孙女笑笑才回家。范松我把铝盒往兜里一揣,去医院上班,医院打卡,早晨医院没人来看病,厂医院改制,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少,别说社会人员,平常,连职工夹了手指、蹭掉皮、感冒了的都没有。范松我用铝盒往酒精灯上一搁,开始煮水烫虾。

  铝盒和酒精灯都是医院的,搪瓷杯不在,他有时用铝盒来煮虾,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吃虾。范松我吃虾有绝招,挑黑线光用筷子就能一根根地挑出来,筷子像章鱼腕足,绵里藏针,无形中捏住虾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9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