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野草

出自: 2018年第10期
字体: | |


  春天,只落下一场雨,地里的草就长疯了,总也挖不完。

  每天早晨,太阳还没出来,父母就戴上草帽,扛起锄头,下地去挖草。我躺在床上,听见院子里叮叮当当的响声,探起身,隔着绿色的纱窗朝院子里看。姐姐正提着一桶拌好的猪食,朝猪圈走去。父亲歪戴着草帽,那帽子上还挂着不知在哪儿粘上的一两粒干枯的苍耳,它们被清晨的露水打湿了,便不复生机勃勃的战斗力,于是那些尖锐的针刺便软了,塌了,在帽子上随着父亲的脚步,晃来晃去。

  母亲已经走到门外巷子里了,忽然想起了什么,隔着墙高喊:哎,我说,背上粪箕子,拔点苋菜回来喂猪。

  父亲知道那一声“哎”是指的他,也不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9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