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穿旗袍的女人

出自: 2018年第11期
字体: | |


  得知王一刀快要死的消息,毕裁缝说了一句早该死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似乎是他对王一刀的恨并不那么强烈了,不像当年,恨得咬牙切齿。是不是人年纪大了,没有力气恨了?整个下午,毕裁缝坐在店门前的台阶上抽烟,太阳就挂在头上,他也不到阴凉地里躲一躲。

  王一刀的理发店在街西头,那个时候镇上只有他一家理发店,生意好得不得了,只是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王一刀在脑梗之前就洗手不干了,那块写着“王一刀”的牌匾早已不知去向,那扇虚掩的门也变得油漆斑驳。只见一根丝瓜藤缠绕在竹竿搭成的架子上,丝瓜只有一个,孤零零地挂在架子上。

  毕裁缝给人做衣服,王一刀给人理发,两个人井水不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9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