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狂躁的舞台

出自: 2021年第1期
字体: | |


  他是一位高明的看戏人,却是一位困顿的演出者。——朱良志

  才子徐渭,浑身都是戏。他笔下有对联:“随缘设法自有大地众生,作戏逢场原属人生本色。”他这一生,冲突不断。看客换了一代又一代,唏嘘声不绝。只苦了他一人,始终全身心入戏。

  我们且抽取他人生的三幕情境,以此洞见其命运全景。

  第一幕:刺耳

  这里所谓的刺耳,并不是形容某种难听的声音。而是徐渭其人,在他本应该体魄旺健、灵魂清醒的45岁中年,从墙上拔下一颗三寸长的铁钉,刺入自己的耳朵,血流如注。

  疯了!这种疯狂的行为,并未致命。于是,他接着,用铁器击打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福建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京ICP备10216796号-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